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公告公示
行政复议决定书20

  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2018)惠行复第20号

  申请人:无锡腾雅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谢正勇,职务总经理。

  被申请人:无锡市惠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许锡兴,职务局长。

  第三人:胡荣平。

  申请人无锡腾雅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不服被申请人无锡市惠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决定一案,本政府于2018年7月30日收到其行政复议申请,依法予以受理,并于同年8月2日追加职工胡荣平为第三人。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惠人社工字(2018)第060547号工伤认定决定。

  申请人称:2017年10月9日下午1点半左右第三人在做承包工作时,不按操作规程,戴手套使用小转床,导致手套被钻头带了一下。后11月2日晚上第三人又至申请人处干活,但11月底第三人就要求申请人赔偿其一切损失。后双方达成协议,申请人补偿2万元给第三人,且已经开始付款,但第三人后来要求申请人支付10万。第三人未经治疗,只做了CT,且其在受伤8天后才去医院治疗或拍片违背常理,请求撤销该工伤认定决定。

  被申请人称:一、案情。 2018年4月2日,被申请人收到第三人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及相关材料,称第三人系申请人的员工,2017年10月11日,第三人在申请人车间内做钻床工作时,右手卷入钻床内,后于同年10月17日被诊断为右手第5掌骨骨折,要求认定为工伤。第三人向被申请人提交了如下证据:1、申请人工商登记资料;2、无锡市惠山区第二人民医院门诊病例、疾病证明书;3、华泰人寿团体人身保险被保险人名单;4、工伤补偿协议;5、身份证复印件。被申请人审查材料后于2018年4月2日受理,并于次日向申请人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后申请人于同年4月13日向被申请人提交了举证意见,载明第三人受到伤害的经过以及不应认定为工伤的理由,并提交了如下证据:出勤记录、现场监控录像、工伤补偿协议、事故发生时钻床照片、华泰人寿团体保险单及被保险人名单。被申请人根据上述证据材料及被申请人所做的调查,结合民事证据规则认定如下事实:无锡腾雅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职工胡荣平,于2017年10月11日在单位车间工作时受伤,于2017年10月17日诊断为右手第5掌骨骨折。2018年5月31日,被申请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作出惠人社工字(2018)第06054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第三人在上述时间、地点受到的伤害为工伤。2018年6月12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第三人分别送达了该《工伤认定决定书》。二、认定工伤的理由。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被申请人作出工伤认定的前提首先是申请人与第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根据第三人向被申请人提交的华泰人寿团体人身保险被保险人名单以及工伤补偿协议,可以认定第三人为申请人员工。而另一前提,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根据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申请人不认为是工伤,有责任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对所申请工伤的事实提供证据加以反驳,方能成立其主张,否则应当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首先,申请人在工伤认定程序中虽对第三人因工作受伤提出异议并向被申请人提交了出勤记录、补偿协议、事故发生现场的录像、出事钻床的照片、华泰人寿团体保险单及被保险人名单等证据材料,上述证据材料并不能充分证明第三人并非在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所受伤害,且申请人在举证意见材料中确认第三人确实发生过手套被钻床卷过的情况。其次,根据被申请人至华泰人寿保险公司调查取得的证明,可以确定申请人已盖章确认其员工第三人在公司车间受伤,并至无锡市惠山区第二人民医院就诊。因此,根据对双方提供的证据和被申请人对第三人、谢正勇、李勇进行的调查及被申请人至华泰人寿保险公司进行的调查取证所得的证据材料进行综合分析,根据证据规则对是否构成工伤进行举证责任分配,申请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被申请人将第三人的工作单位申请人作为用工主体并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正确无误。三、对申请人观点的答复。针对申请人提出的认为被申请人没有注意其提供的证明材料,认为第三人不属于工伤,要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被申请人认为:首先,根据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交的出勤记录、补偿协议、华泰人寿团体保险单及被保险人名单,可以证明第三人为申请人公司的员工,其在申请人公司工作的过程中受伤,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交的事故发生现场的录音、录像、出事钻床的照片,上述证据也并未能推翻第三人的受伤非因工作原因在申请人公司受伤。其次,申请人认为第三人的受伤时间存疑且受伤后未立即至医院治疗,不符合常理,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主张第三人的受伤时间为2017年10月9日而非第三人所称的受伤时间为2017年10月11日,针对该主张,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交了2017年10月份的考勤表复印件,而该份材料为申请人单方制作,且材料上有多处涂改痕迹,并不足以推翻第三人陈述的受伤时间,且事故发生时第三人的伤并不是非常严重,其受伤后带病工作几天,并不能否认发生工伤的事实。由于第三人没有住院治疗,仅仅是门诊治疗,仅有医院拍片的费用产生也符合常理,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根据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申请人不认为是工伤,有责任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对所申请工伤的事实提供证据加以反驳,方能成立其主张,否则应当承担不利后果。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推翻第三人的主张,应承担不利后果。综上,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依据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2017年8月29日,申请人作为投保单位向华泰人寿购买团体人身保险数份,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包括第三人,具体工种为车工。同年10月11日,第三人在申请人车间内做钻床工作时,右手卷入钻床内,后于同年10月17日被无锡市惠山区第二人民医院诊断为右手第5掌骨骨折。

  2018年3月20日,第三人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交如下证据:1、申请人工商登记资料;2、无锡市惠山区第二人民医院门诊病例、疾病证明书;3、华泰人寿团体人身保险被保险人名单;4、工伤补偿协议;5、身份证复印件。被申请人审查材料后于同年4月2日受理,并于次日向申请人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后申请人于同年4月13日向被申请人提交了举证意见,载明第三人受到伤害的经过以及不应认定为工伤的理由,并提交了如下证据:出勤记录、现场监控录像、工伤补偿协议、事故发生时钻床照片、华泰人寿团体保险单及被保险人名单。2018年5月31日,被申请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作出惠人社工字(2018)第06054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无锡腾雅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职工胡荣平,于2017年10月11日在单位车间工作时受伤,于2017年10月17日诊断为右手第5掌骨骨折。胡荣平受到的事故伤害,认定为工伤。2018年6月12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第三人分别送达了该《工伤认定决定书》。

  另查明,2018年1月9日,无锡腾雅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钣金分厂和第三人达成《工伤补偿协议》,载明“甲乙双方就乙方在甲方厂里合作期间受伤补偿事宜……甲方向乙方支付不包括医疗费用20000元。”该合同已部分履行,未履行完毕。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惠人社工字(2018)第06054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工伤认定申请表》、工商登记资料、无锡市惠山区第二人民医院门诊病例、《疾病证明书》、华泰人寿团体人身保险被保险人名单、团体保险单、《工伤补偿协议》、身份证复印件、《关于胡荣平的工伤认定一事的否定材料和否定意见》、2017年10月考勤记录、钻床图片、视频资料、胡荣平调查笔录两份、谢正勇调查笔录两份、李勇查调查笔录、理赔申请书及资料交接凭证、证明、放射科DR检查报告单、《无锡市职工工伤认定申请材料接收单》、《受理通知书》、《举证通知书》、文书送达物流等。

  本政府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可以认定为工伤。首先,申请人与第三人存在劳动关系。申请人以职工身份为第三人购买人身保险、进行考勤;申请人认为第三人与其为承包关系,但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对该主张不予支持。其次,第三人系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申请人称第三人2017年10月11日未上班,提供了其单方制作的2017年10月份的考勤表复印件,该表有多处涂改痕迹,且记载的10月10日至10月12日期间第三人为“休”的状态,与该公司车间主任李勇所述“10月10日晚上胡荣平来做了一批活,白天记不清了;10月11日上午好像在,下午他就不在了;……”不符,该考勤表真实性存疑,不能证明申请人的主张;根据第三人DR检查报告单显示,印象为“右手第5掌骨裂隙骨折考虑”,骨裂隙骨折并不是非常严重,第三人受伤后带病工作几天亦为合理,并不能据此认定工伤未发生;申请人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提供的证明、调查笔录、举证意见材料等材料都确认了第三人确实发生过“在本公司车间不慎被钻床损伤右手造成骨折”的情况。因此,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第三人不是在其单位工作时、因工作原因导致受伤,应承担不利后果。第三人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对于工伤事故成立条件的规定。

  申请人和第三人达成《工伤补偿协议》不能规避申请人应承担的工伤责任。用人单位与职工的约定不得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规定,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由此规定可以看出,职工发生事故伤害后,用人单位有义务向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报工伤。在未启动工伤认定程序、劳动者未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工伤和评定伤残等级的情形下,用人单位通过与受伤职工签订协议方式逃避工伤责任的约定,违反了国家的强制性规定,不影响本案工伤认定决定的合法性。

  被申请人依法接受工伤认定申请材料并予以受理,经过调查、取证、送达举证通知书等程序后,在法定期限内作出惠人社工字(2018)第06054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申请人职工胡荣平于2017年10月11日在单位车间工作时受伤为工伤,该决定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申请人要求撤销该工伤认定决定,认定第三人不属于工伤的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政府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无锡市惠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惠人社工字(2018)第060547号工伤认定决定。

  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接到本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日

站内检索